主页 > 金陵往事 >

【改革开放四十年】地图背后的行者—— 张天翼 新时代的中国面孔

/2019-04-06 11:32

  “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,年轻的心总有些轻狂,如今你四海为家。”我叫

  地图采集员这种工作,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可能闻所未闻。很多人以为电子地图中的数据,是通过卫星遥感技术采集来的,以为只要在控制室中,动动手指就能得到每个城市、每条道路的信息。其实人们不知道的是,电子地图中海量信息数据都是我们采集员亲手采集得到的。

  我们的交通工具是一辆搭载黑科技的越野SUV全景采集车。这辆采集车一方面是我们的家,一方面也是我们身份的象征。过去两年,我一个人开着它跑了十七万公里。

  我们每天都在路上,一年有三百多天待在外面。尽管很辛苦,但是能看到很多美丽的风景,也会遇到一些好玩的事情和朋友,一路的收获也是颇丰的。

  这个世界如此的广阔,还有很多地方在我们的视线之外,等待着我们去寻找、标记、然后呈现给世人。比如,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额尔古纳的嘎密山奶牛村,是一个由一些零散的村民组成的自然村。此前在地图上是搜不到这个村落的,它就像一个“桃花源”一样隐藏在内陆的深处。

  对于地图采集员来说,只要是有人住的地方,我们都会去走。一条路走上几十公里,也许就只通往一个牧户,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也要走过去。

  绿色的点是我们所在的位置,红色的线是我们行驶的轨迹。两个小时候之后,嘎密山奶牛村就出现在了电子地图上。这个被“掩盖”的村落在外界面前,终于拥有了自己的“地位”。

  过去采地图的方式就是步行,或者是拿着一些比较老旧的设备。而现在,我们开着车全自动地进行采集,更有无人机、采集背包加持,相比以前而言,要更加地方便、快捷、精准。

  正如百度地图高级架构师李传学所介绍的,随着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的到来,中国的经济和基础建设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,地图行业也在快速地巨变。

  目前,我们拥有三百多辆实地采集车,四百多名工作人员,和一个七百多人的数据加工团队,每天要处理千万张的实景图片。加起来,约一千多人的团队支持着整个地图的数据采集。

  为了时刻保持着地图的时效性,对于一些高时效性的数据,比如一二线城市的主干路网,每个季度都要去更新一次。敦煌鸣沙山、四川康定新都桥、四川稻城波瓦山、四川邛崃、甘肃瓜州、重庆东大门水桥、厦门环岛路每年我们需要采集约一千万公里的里程,采集范围覆盖了全国各地。

  当然除了沿途的风景,在采集的过程中我们也会遇见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。我们走的路,经常是一些很少有人走的路,所以采集车辆面临扎胎的可能性比较大。在荒野之中,四下无人,车辆出现问题只能自己亲自修理。采集的过程更是日夜兼程,有时候跑得远的话,晚上就得在外面过夜,所以会随车携带账篷、被子和一些灯,我的车就像是我移动的家。

  身边的朋友都说挺羡慕我的这份工作,可以到处跑、到处玩。其实,常年在外不能回家的这种感觉是别人体会不到的。对于我们来说,生活永远在无休止地奔向远方。我们不是在玩,我们是在工作。我们更新的每一条路,都是为了让大家在使用导航的时候,能够更准确、快捷抵达目的地。

  当我们外出采集,夜晚在户外休整的时候,我都会提前规划一下明天的路线,看一看明天沿途会不会经过一些镇子或者村子,这对我而言十分重要,因为这意味着明天中午能不能吃上一顿热乎的饱饭。

  没来这个行业之前,我不知道地图能够把路线做到如此地准确。从开始的纸质地图到电子离线地图、实时在线地图,再到后来利用高精度的测绘仪器采集的地图,地图的版本在不断地更新发展,改变着我们所生活的世界。随之而来,地图这个行业也在快速地发展。我们多走路,就是为了让别人少走路。

  在现代社会中,我们在出行的过程中,无时无刻不依赖着电子地图的导航,小到寻找一家美食,大到环游世界,因为电子地图的存在,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地方便快捷。而在便捷生活的背后,却是无数地图采集员深入世界的各个角落,留在路上的脚印和汗水。世界那么大,你无需费尽心力寻找,就能轻松抵达远方,不过是有人提前为你“指引”了方向。为行驶在路上的地图采集员们点赞~

【改革开放四十年】地图背后的行者—— 张天翼 新时代的中国面孔